雪球

这是一个私下写文搞事的小号,喜热度,喜评论(⁄ ⁄•⁄ω⁄•⁄ ⁄)

【复问】情动(二)

“你帮我好好盯住阿问。”
“我要他人在这里,心也在这里。”
鑫叔缓慢地抬起头来,皱纹舒展,浮出笑意,“少爷,你钟意阿问啊?”
“钟意这两字怎写我不知,”吴复生也笑,未及眼底,“多管闲事我倒是认识。”





之前被屏了,链接见评论

【复问】情动(一)

是夜,工厂周围都是山,荒芜得很,少了大城市由散落的霓虹灯光和潮汐般的人群塑造出的喧闹。
李问喜欢安静,所以也暗暗喜欢这里。
他不长于和人打交道,说话好耗神的。
画画就不同了。
画一幅画,先用丙烯(没钱嘛)弄好基底层,调灰或是调棕底,接着修修补补折磨转笔刀和橡皮擦一整天,出一幅层次分明的素描稿,于是满手满脸铅灰,洗手,拿硫酸纸透出线稿,又用硫酸纸稿和复写纸将线稿透到画布上,再接着,就是单色罩染,调和颜料,用小号的平头笔圆头笔勾线笔,上完冷色上暖色,一层色干了再上一层,叠加深浅色块,然后等等等,就能画完,最后,弄来达玛树脂混松节油来做光油层定画。
李问闭上眼睛,摒弃杂念,怀想捉笔的日子,画是画不好,可是喜欢画嘛。
唉,他心里那个声音默默叹一口气,点解这么喜欢画,还是画不好?又怎知画得这样不好,饭没得吃,电没得用,冻得命都无,也这么喜欢画?
没出息,我说你啊,李问,一辈子没出息,活该和阮文,不对,是活该不能和阮文……
他想着,愈发投入,做出垂头丧气的衰样。

“阿问,阿问!”
李问悚然一惊,看向那只戳在他腰间的手,原来是鑫叔输钱,要上厕所,让他先顶上。
哦,原来今天是中秋,月亮节,只不过亡命之徒们守着难得的休息日,不肯拜月亮,要拜财神。
不知不觉中,他已经到这里半个月,人也个个熟认,都到可以彼此做牌友的地步了。
李问于是含胸扭捏着坐下来,其实他也不是真的那么内向,只是若不喜欢同人打交道,装得内向些的效果格外佳。
他把自己缩得小小的,他们都轻视起他来,“李问会不会打牌呀?”
不想他很快七对子单钓点了在牌桌上很威风的华女的炮。和与人打交道不同,同人打牌是一定要赢的,免得人家总找你——这样就不得安静啦。
华女嘴上还是想赢回李问这一局,但鑫叔一回来,他们便热烈地赢回了常输的老赌棍。

“老板,想什么呢?”
李问跑到天台躲清闲,却看到黑夜中,有一星火光,那点光好亮,亮过今夜的明月,叫旁人不得忽视,与吴生此人一般特质。
“想你呀,阿问。”吴复生转身看他,手上拿着烟,映入眼中,仿佛眼里藏着火苗。
李问不知道怎么接腔,干脆就闭紧了嘴。
“过得惯嘛?”吴复生吐出一片烟雾。
李问自己不抽烟,但吴生这样的人,即使把烟吐在别人脸上,好像也不会教人讨厌。
“过得惯,有吃有喝,又安静,每天,”李问顿了一下,想起在自己老板眼里画富兰克林也算造假艺术,“每天画画,还有钱拿。”
吴复生很突兀的笑了一声。
他西装革履、英俊潇洒,好职业化,人人都敬他是老板,按理是不会让人有儿女情长的联想,可他一笑,眉眼弯弯,竟是平白添了些缱绻温柔。
李问不知道自己哪句话令大佬这样开怀,于是习惯性地低头不说话。他分了心,才发现,现下其实并不很安静,鑫叔原来借去上厕所摸了红内裤,现正大杀四方,自摸大四喜,于是其它三家又笑又骂又感慨,方言乡音FUCK YOU,四个人竟然营造出了几十人的热闹出来。
他仔细去听大四喜和红裤头的门道,竟漏听了大佬的笑骂,那声音从他耳边绕过,还来不及被大脑处理就散在空气里了。他知道吴生说了句什么,却不知道吴生说的是什么,不过他也不太在意,集中精神,便回到脑中的画室,照例是省电不开灯的,黄昏时刻的阳光撒进窗户,世界从此又安静下来。
吴复生的笑容慢动作般退潮,他晓得李问没有听清这句“小骗子”,否则怎么也会或惶恐或不解的回话,可李问没听清,也没有问。
于是吴复生想继续的对话进行不下去,他把李问拉进来,吸引过来,他亮得闪闪发光,李问就瞟他一眼,确定这种光芒一文不值,回到自己的世界里。
烟烧得很快,吴复生被烫到才发觉,他把烟头丢在地上,用昂贵锃亮的皮鞋去碾灭,抬头瞪一眼不领情也不自知的李问。
“中秋收工早,是叫你们拜月神求团圆的!打了一晚上牌!现在够了没啊!”
吴复生隔着李问,对热闹的下方吼。
“够了够了!”鑫叔见好就收,把后来这把起牌并不明朗的一溜牌利索地推倒,和华女、boddy、四仔一同来到天台上。
李问眨巴着眼,才反应过来要去看吴生。
吴复生得他目光,对着他笑眯了眼,“阿问,大家一起吃月饼啦!你喜欢什么馅的?”
李问莫名觉得后背发凉,恭顺地道,“我都行啊,有月饼吃就很好了。”
“阿问不要客气啦,喜欢吃什么馅的?”
李问犹豫道,“水果?”
“哇,阿问怎么像小朋友一样的,”吴复生故作姿态,“我只买了莲蓉蛋黄的啦,阿问不许挑——有月饼吃已经很好了——你自己说的。”
李问觉得吴生好奇怪,其实吴生方方面面都很厉害,脑子尤其好使,总是想他人所不能想,做他人所不能做,可脑子转得太快,人好像就奇怪些,他第一次见识到吴生这个样,不知道以后还会受很多次,只以为是过于聪明的副作用,于是便决定不与他在话语和行事逻辑上痴缠。
毕竟,有月饼吃,是真的已经很好,还挑口味,就是贪心了。
“老板,”华女道,“月饼供过了,要不要求月神赐福啊?”
“当然求了!”吴复生回答,“大家一起发大财嘛!”
于是大家都虔诚拜月,Boddy和四仔拜了两次,第二次是求遇见靓女。
拜完后 ,大家便痛快地分了冰皮月饼。
李问吃掉自己那个,一抬头,鑫叔正慈祥地望着他,又递给他一个包得不一样的月饼。
李问接下,切开吃了,是水果味的。
“现在喜欢哪种啊?”吴复生的声音从身后响起,差点没吓得李问把月饼呛到气管。
他畏畏缩缩地抬起头,真心实意地觉得并没在两种口味上吃出来太大差别,“莲 莲蓉。”
吴复生哼了一声,看起来并不相信,笑着拿起一旁的月饼刀叉了一块水果月饼,“太甜!”
有钱人脑子不清楚,聪明人想太多,有钱的聪明人脑子有病!李问暗搓搓地得出结论。

“后生仔,”鑫叔笑着把这一幕收入眼中,拍拍李问的肩膀,“好好做,有前途!”

少爷会疼你的。







(附:第一,表白圈里太太们,文质量高到让我想产粮回馈社会。第二,我本来就想写个pwp,没想到先走了心,所以,慢慢来吧这篇,摸一摸日常恋爱先,觉得离走肾还远。第三,油画那段是我查了资料瞎扯的,如果有bug,请降智谅解。第四,喜欢用手机写东西,排版可能不太好,不好意思。)

S13E08,论至少有一次Dean想吻Cass的实锤!
第一张Gif是Dean看Cass嘴唇的眼神,第二张是恶魔点了Dean喜欢吃的派Dean的眼神,都是飞快看一眼然后移开,将目光放在别的地方。第三张是恶魔一走,Dean就迅速转向了樱桃派(。ò ∀ ó。)

谎言与遗忘

Diana有时候也想知道,在人类社会这么久,自己究竟有没有学会说谎。
说谎是在人类社会生存的一项重要技能,她可以选择不说谎,但她应当学会。
窗外是车水马龙,摩天大厦,她站在境前,一时之间竟想不出来自己要以什么样的谎言开头。
鸣笛的声音远远穿来,刺入鼓膜,“我不爱他。”镜中那张漂亮而坚毅的脸庞没有动摇,严肃非常,只是在眼眸深处有光芒在闪动。
Diana蓦然惊慌,不知怎的,怕自己已经被人类传染了恶习,又怕这句话并不源于她杰出的技巧而出于本心,于是她握住真言锁链——“我不爱他”。

好烫。
Steve,好烫。

我想你了。

要是你在,我才不学说谎,可是,有些路我只能独自去走,有时候我也需要骗骗自己。

只求太太们领走脑洞,写文产粮

王幼时即位,太后暂掌国家,他少年时即在金信也就是未来的大将军的教导下习武,金信是他尊重并仰慕的师长。然而,日复一日,从小失去父亲的王,在此种情况下,对金信产生了不该有的感情,这禁忌的爱使得王感到压抑和恐惧,在与金信的相处中愈发小心翼翼,不敢叫他看出丝毫。
在权利的平衡下,王在太后和权臣的劝导下娶了金信的妹妹,但他内心对金信的爱,反而随着那人远征有增无减。
一日,金信征战归来,王设酒摆席,金信不胜酒力,大醉,与王发生不可描述之事。王得偿所愿,但又唯恐爱欲被他人发现,便令一宫女(也就是后来的池恩倬)躺在金信身侧,自己独自离去。金信醉酒醒来,记忆尽失,以为自己误与宫女一度春宵,生出怜惜之意,他随即向王上和太后言明在下次凯旋后将与宫女成婚。
王妒。
金信浴血厮杀归来前夜,太后掌框王,表明自己已经通过后宫的眼线知道了王与金信做下的好事,并表明如此下去,国将不宁,她逼迫王二者择一——杀掉金信,或者留下他灭他九族。
王迫于太后的压力和权臣对太后的支持,自己却无法掌权,痛苦不已,与王后坦白自己对其兄长的爱意与选择的两难。
王后其实对此早有察觉,她原谅了王,并在见到哥哥时鼓励他往前走,走到那个颤抖的、痛苦的少年身边。但她中箭,权臣答应不杀金信,但金信还是在手下的剑下死去。
王就此黑化,他逼问母亲,“你这样做,没有想过我掌权后你的下场吗?”
然而,太后并不害怕死亡,她更害怕无法掌控国家与儿子,让儿子做下荒唐之事。
结果她的儿子在掌权后以毒药弑母(故而他后来成为地狱鬼使的原因是不孝而非不义),并杀权臣奸邪,剑指天下,成为韩国历史上最为凶残的皇帝之一。
然而金信对此一无所知,他只是在王死前见过对方一面,王紧紧拉着他的手,一言不发。
他以为王在愧疚。
近千年后,他们再次相遇相知,地狱鬼使再次朦胧地爱上了金信,金信却关注着恩倬。
最终,王恢复了所有记忆,金信也知道地狱鬼使原来就是王,他原谅了王,但拥有回忆的王十分痛苦。他向金信表明,如果金信要拔出剑,提前通知他到场,他将告诉金信一个秘密。
在池恩倬即将拔去剑时,王到了现场,说出了他对金信的爱,并不忍看见金信再一次死在自己眼前,转身消失。而就在此刻,下起大雨,池恩倬也看不见金信胸膛上的剑了,金信终于把当年的懵懂的情感串起,知道自己爱错了人。当池恩倬并非他所爱时,也就不再拥有鬼怪的新娘的身份了。她幸运地失去了一切异能,变成了一个普通的女孩,并祝福了死神和鬼怪。
恩,大结局,金信找到了王,从此死鬼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~
(今天一口气刷完5集,手上还拖着一篇文没更,太太们如果有喜欢这个脑洞的,尽情认领。私戳或者留言都行么么么么哒)
(另外有太太说这个写得已经是梗概了QAQ,如果没有太太认领的话,我,我会抽时间把梗概扩充成故事的_(:з」∠)_)

【Grindelwald/Dumbledore】相会于六尺之下

Grindelwald从不认为自己做错了,魔法界的种种规则本就愚蠢而腐朽,他只是有些想回到那些时光再爱Albus一遍。
那位新任的魔王站在他面前,声嘶力竭。
但除了那位老友,他不会与任何人分享他的魔杖,绿光击中了他。终于,这次约会,他可以是等待对方的那个了。
为了更伟大的利益,为了你。

【Grindelwald/Dumbledore】相会于六尺之下

Dumbledore一直在用余生维护魔法界的稳定,防止第二个黑魔王的出现。
他少年时天真得离谱,花2个月错误地爱了一个对的人(是的,他知道那爱错了,但是人没有),并且竟然无法停止继续爱他。
当你意识到那些缺陷、那些狰狞的伤疤,还是无法放手时,你才能察觉这爱的沉重,但Dumbledore宁愿他不曾得知,也不曾拥有。
Dumbledore老了,老到每次他看着Tom  Riddle都会本能地想起另一个人。所以他不喜欢Tom,他试图改变Tom,却又软弱到无从下手。
他保护这岌岌可危的魔法世界,没有再敢爱上谁。因为他知道爱他是不对的,既然爱他是不对的,那么恐怕爱情本身便是一种错误。

他终于到达死后的世界,他想找到他的小妹妹,却最先看到了在地下等待他的Grindelwald,那个人也老了,满脸皱纹,声音嘶哑,没有一点儿当年的俊美,可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呢?
我们都老了,死了,到了六尺之下。
他等这件事已经百年了。
“Hello,”他颤颤巍巍地伸出那只如树木枯槁外皮的手,“My name is Albus Dumbledore.”

初见若故人,重逢如新识。

如何杀死大魔王Grindelwald

Grindelwald:你说,为什么Albus Dumbledore对你百般维护?你身上有什么值得他另眼相待的?
Newt:因为爱情,我们好过。(⁄ ⁄•⁄ω⁄•⁄ ⁄)

砰!
真.气炸。

滴,恭喜选手Newt气死了Grindelwald,完成杀死德国大魔王的成就~